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白木 > 同学,你想太多啦!

同学,你想太多啦!

<本故事描写某神经官能症病人平凡而渺小的一天>

<所有元素纯属虚构,若有雷同……那……那就算雷同>

 

1.

我焦急地看了下手机,从臃肿棉衣包裹下的裤袋里艰难掏出的手机。

 “已经这个时间点了啊……看来又迟到了……今天其实起得不晚啊,又要被上司骂了……唉……”我暗自在心里抱怨,以一个极为不绅士的姿势抢前一步奔进电梯,电梯里另有两个美眉,瞥了我一眼,没有进一步的表情。

我老脸一红,假装闭目养神。

其中一个美眉对她的伙伴说道,“你有没觉得这座楼消防设施很不好啊?”

被问话的美眉似乎一下来了兴趣,噼里啪啦就开始扯话匣子,“对喔,我来这里上班半年了都没找到楼梯在哪里?……你说要来个火灾啥的怎么办?难道坐电梯?”

楼梯在哪里……我咕嘟着。

前台的姐姐一脸无奈地给我开门,不忘说我一句,“呐,又要扣工资了……”

我像一个木偶似的僵硬地笑笑,随即在原地盯着一边的消防通道,上面糊着一个大大的封条。前台姐姐看我站着不动,疑惑地问,“喂,怎么还发呆呢?”

“你说,这个楼梯是不是从来没人用过?”我下了决心,看着前台姐姐说,“你不觉得如果有火灾的话……”

前台姐姐笑得花枝乱颤,“同学,你想太多啦!你呀就是整天瞎想,所以才老迟到的吧?”

 

2.

我满脸涨红地来到自己的工作位置,坐下。

耳边犹记得领导的话语,“又迟到了半小时!年终奖没了!……”

其实很想说如果不是为了研究那两个电梯美眉的话……我是不会……

我开始思考今天出门迟到的原因——

早晨八点,爆炸式人流的四惠东……

我习惯于坐地铁的中间部分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总有奇怪的预感,如果坐地铁两头的话,感觉上要是相撞了,会比较悲惨……

我拎着笔记本,被人流挤到地铁的尾部。

我脸色铁青,一旁的黄衣老大爷看怪物似的审视我,“你要上不上?”

我咬咬牙,退到人流的最后,瞬间被各种男女老少高矮胖瘦擦身而过。

黄衣老大爷有条不紊地推着上不去的人,用一双大手熟练地捶打着靠近门乘客突出来的部位,打打屁股,推推腰子,居然就把那些奇怪的衍生部分硬生生揉进地铁内部,那仿若搓面团的功夫看得我有些胸闷。

末了,黄衣老大爷微笑着对我说,“这个点就这样,不想挤的话是不可能的,等过段时候再开新的东西向线路就会好多了。你是刚工作不久的吧,年轻人?挤它几个星期就习惯了……”

“不是……”我犹豫了下,“我是怕坐在地铁尾部,要是给后面的撞上……”

老大爷笑得花枝乱颤,“同学,你想太多啦!你坐地铁中间,要后边撞上,没准前头也跑不掉,不成汉堡了?”

……

这个迟到的理由也没法和领导解释呐……我吃着抗焦虑的药片,告诫自己,“是我想太多,世界很美好!生活也很美好!我一定要勇敢活下去,欧耶!”……

 

3.

虽然年终奖没了,饭还是要吃的。

自从神经得了病,这食欲就从没好过。也罢,今天去个新地方,看看能不能换个口味,振奋一下精神。

……

眼前这家店……怎么形容呢,一层看上去还蛮富丽堂皇的,不过一个人也没有……

大概是这个时间点没什么人吃饭吧,未必是它手艺不好,我安慰自己。

我迈步上了二楼,眼前景象吓我一跳,与一楼截然相反,混乱的作料摆放,油烟熏染的墙壁,一个衣着褴褛的青年正饶有兴致地抽着烟,他背对着我,丝毫没注意到我的存在。

我试探性地说,“老板?……”

……

十分钟之后,一碗热气腾腾的面。

我的眼睛有点花,“地沟油……地沟油……”在我脑子里嗡嗡地乱叫着。

我猛地敲打自己的脸,骂道,“丫的你就一神经病,又吓自己!”

我气鼓鼓地费力地吞着面,一边摸着刚才略疼的部位,一边计算着我乌龟般的进食速度……

这餐饭我吃了两个小时,不过其间店家没有任何来关照我的迹象,我十分满意。

 

4.

“说吧,你有什么问题?”

一个胖医生低着肥硕的头颅,玩弄着手机。

“我咽喉异物感……进食缓慢……没食欲……心慌……有点焦虑……呼吸不畅……”我正要抉择是否提醒下这位胖医生是不是该认真倾听的时候,胖医生好像完成了他在手机上的伟大事业,蓦地一昂首,双目精光爆射,脸上恰似笑开了一朵菊花。

我默默地陈述着自己的病情历史,同时小心观察胖医生的反应。

胖医生好像一脸淡定,过程中还打了个哈欠。

末了,胖医生说道,“嗯,我已经了解了;行,我有治疗方案了;来,我们吃点药调调吧。”

我难以置信地问,“就这样?”

胖医生莫名地看着我说,“对啊?你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我喏喏地说,“这个……我觉得其实我心理素质还可以的,然后吧……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会犯病,会不会不是功能性疾病啊?”

胖医生笑得花枝乱颤,“来我们这里的人每一个都觉得自己很正常。同学,你想太多了!吃点药,保持乐观心态懂吗?啥也不要想。你焦虑啥,你焦虑我还焦虑呢!你看这边排队的这么多人,我还想早点下班来着……”

我一语不发地走出XX医院心理咨询科。

扫视了一周,一个脸色阴郁的中年男子带着耳罩,在做心理自测题,另有一个年轻的女子,好像如坐针毡地抽动着大腿,对面一位看起来更年期的妇女面如死灰,不停用手指搅动自己的购物袋……还有……

 

5.

真是焦躁的一天啊……

看在这个全民焦虑时代的份上……我觉得自己还不是很龌龊。

我突然问了正爬上床的室友一个问题,“诶你说咱们这面墙,是不是旁边就是悬空了?也就是如果地震的话,咱这楼一塌,我们会不会被压在最底呐?……”

室友一脸困倦地答道,“同学,你想太多了吧!网上天天风传地震,哪次是真的啊……再说最近也没砖家辟谣,不要担心啦。况且,我觉得楼要真塌的话,应该是两边往中间下陷,咱这贴边的估计还安全……”

正待继续说的时候,已然听到室友的呼噜声。

我叹了口气,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浮想联翩,“话说……地震的话应该往政府部门跑吧……那里的房子最结实……可是离我最近的在哪儿,我不知道啊……不然,明天请假去踩踩点?……”

随即我又狠狠打了自己一个耳光……下午刚摸过的脸蛋再次发出无声的哀怨,“你今天药是不是吃少了……给自己填啥子堵哟……迟到都不怕还请假,干脆直接辞职算了!”

“不过话说回来,辞职了是不是就不用担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呢?……可以考虑……呃,肯定会有新的担心的事儿……哎哎,不想了!烦死了!”

……

月色皎洁,一个神经病人默默地用指关节敲打着那面一墙之隔就是悬空的白色。

 

 

备注:

神经官能症又名神经症,是一组精神障碍的总称,包括神经衰弱、强迫症、抑郁症、焦虑症、恐怖症、躯体形式障碍等等,患者深感痛苦且妨碍心理功能或社会功能,但没有任何可证实的器质性病理基础.。

 



推荐 24